粤港澳大湾区:香港的新机遇

文/中山大学港澳珠三角研究中心副主任 袁持平   2017-07-11 23:25:02

建设粤港澳大湾区是国家进一步深化改革的需要,是国家建立全方位对外开放格局的需要,也是香港保持和增强国际系列品牌优势的需要。

先行先试国家的一系列简政放权的改革,可以在粤港澳大湾区核心试验区“先行先试”,以便总体把控,积累经验,然后推广。

香港回归20周年之际,对香港经济社会的发展,可以沿着香港与内地融合这一视角进行回顾与展望。回顾回归以来的发展,香港交出了一份靓丽的成绩单:香港拥有全球最具竞争力的经济体、最开放的经济体、投资环境最佳、旅游及购物天堂、国际金融中心、国际物流中心等一系列全球品牌,香港治安和经济多样化进一步提升。

在李克强总理今年所做的《政府工作报告》中,首度提到粤港澳大湾区。建设粤港澳大湾区是国家进一步深化改革的需要,是国家建立全方位对外开放格局的需要,也是香港继续保持和增强国际系列品牌优势的需要。

香港与内地融合发展

20年来,香港经济发展取得的长足进步,除了香港自身具有的独特优势外,中央政府的大力支持以及香港与内地的有机融合,一直是香港经济快速发展的重要推动力量。1997年,香港回归之际恰逢亚洲乃至全球金融危机之时,一时间亚洲金融市场凄风惨雨,在内地与香港的携手努力下,香港最终顶住了国际游资的冲击,在汇市与股市双双告捷。香港经济社会在一系列大的冲击面前,稳住阵脚,砥砺前行。

香港与内地的融合,可以追溯到更长的时间长河。在内地改革开放之初,由于香港制造业成本上升,内地开始承接香港制造业转移,从而形成了香港与内地融合的“前店后厂”模式,这种模式的发展,既促进了内地特别是广东制造业的长足发展,又为香港服务业在国际竞争中立于不败之地提供了持续发展的动力。

2003年,当香港受到了“非典”的冲击时,中央政府为了给香港经济社会发展提供长期动力,签订了《内地与香港建立更紧密经贸关系的安排》(简称CEPA),从而以稳定制度安排的方式,开启了内地与香港紧密融合的新模式。

香港与内地的融合一直沿着两条路径展开:一是通过市场自发的机制来配置资源,二是通过政府主动的机制来配置资源,两者共同作用实现香港与内地的融合。目前,通过CEPA、香港与内地服务贸易自由化等一系列制度性安排,香港与内地已经实现商品贸易自由化;服务贸易自由化与投资便利化的进程也在稳步推进。

香港与内地现阶段的融合程度,已经超越了单独关税区自贸区的水平。但是,香港与内地在融合过程中,尚存在如下基本问题有待解决:一是香港服务业进入内地的“负面清单+准入前的国民待遇”如何有效实现;二是香港服务业的专业资格在内地的认同;三是香港的投资便利化制度安排在核心区域“先行先试”等等。

推进粤港澳大湾区建设

有识之士认为,香港与内地的深度融合依然是香港的重要动力来源。香港与内地融合经过数十年的发展,面对国际国内新的发展形势,面对内地与香港新的发展阶段,需要中央站在新的高度进行谋篇布局。今年,李克强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了建设粤港澳大湾区的国家战略。这是国家进一步深化改革的需要,是国家建立全方位对外开放格局的需要,是香港继续保持和增强国际系列品牌优势的需要。

粤港澳大湾区的建设可作如下构想:大湾区以港澳+珠江三角洲九市为空间载体,以广州南沙、深圳前海、珠海横琴自贸区+落马洲跨境科技园+港珠澳大桥衔接地(香港大屿山起点、大桥通关人工岛、珠海洪湾)为核心试验区,在深化改革、全方位开放、保持香港优势等方面进行制度创新“先行先试”。

粤港澳大湾区核心试验区的建设,可在广州南沙建设类香港的优质生活园区,以开展香港服务业有效进入内地的制度创新“先行先试”;可在深圳前海建设类中环的金融创新园区,以作为人民币国际化的先行试验区及外资进入内地的资金池;在珠海横琴建设类港澳的国际休闲及商贸创新区,以作为内地投资便利化的先行示范区;在港深交界的落马洲建设类硅谷的跨境科技创新园,以实现国际科技原创产业化的新型高效示范区;在港珠澳大桥衔接地建设国际商贸创新区,以实现跨境电商等新的商贸模式先行示范。

粤港澳大湾区核心试验区的建设,在内地深化改革与制度创新方面可以做如下三方面的工作:

一是可以作为内地政府简政放权(内生性改革)“先行先试”的排头兵。简政放权涉及到不同主管部门与地方政府的权益博弈,推进难度较大,可以在粤港澳大湾区核心试验区“先行先试”,以便总体把控,积累经验,然后推广;

二是可以作为混合性制度创新的先行试验区。所谓混合性制度创新即是:将香港及国际成熟的市场运作与管理模式,和内地现行的管理模式进行有效的衔接,以形成新的管理模式与生态。目前,广东自贸区的商事制度改革、服务贸易自由化的负面清单改革等举措,都属于这类混合性制度创新的尝试。

三是可以作为全方位制度创新的先行试验区。这类试验区可以采用与国际行业管理(或香港行业管理)一致的模式,以实现管理模式全方位创新,从而催生新的产业群与增长极。粤港澳大湾区的核心试验区,都可以进行全方位制度创新模式的尝试。

粤港澳大湾区核心试验区的建设,在国家建立全方位对外开放格局方面,可以充分发挥香港“超级联系人”的作用。目前,内地对全球的直接投资有很大比例是通过香港来实现的,同样,全球对内地的直接投资也有一定比例是通过香港来完成。因此,有鉴于香港在内地实现“走出去”战略中的特殊地位,国家可在粤港澳大湾区建设中,鼓励中资企业与民营经济在香港建立总部经济、贸易和投资的国际平台。

粤港澳大湾区核心试验区的建设,在香港继续保持和增强国际系列品牌优势方面,可以做如下几方面的工作:一是加强落马洲河套地区及其他深港交界地区的科技创新、商贸创新等新增长区域的建设;二是加强港珠澳大桥衔接地建设;三是突破瓶颈,加速实现香港与内地服务贸易自由化。

2017年5月12日,建设中的港珠澳大桥。

上一篇回2017年6月第13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粤港澳大湾区:香港的新机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