典型操纵市场案是如何发生的

文/《财经国家周刊》记者 李欣   2017-07-11 23:25:06

打击马永威团伙操纵福达股份案件,只是证监稽查打击操纵市场案件的一个开始。

查处具有典型意义的马永威案,能强化监管,警示市场。去年以来,证监会加大了对资本市场违法违规行为的打击力度。6月16日,证监会新闻发言人披露一起证券市场操纵案。马永威、曹勇于2016年7月5日至7月18日期间,利用资金优势,通过连续买卖、在涨停板大量申报买单维持涨停价格、虚假报撤单、在自己实际控制的账户之间进行交易等手段,操纵“福达股份”股价,获利共计约2288万元。目前,该案已作出行政处罚。

这是《证券法》明令禁止的操纵市场行为,在短短十个交易日中被马永威等人发挥到极致。查处具有典型意义的马永威案,能强化监管,警示市场。

资金掮客助推操纵

2016年第二季度以来,多只小市值概念股出现多日连续放量上涨,然后断崖式下跌的异常走势。福达股份因此进入监管视线,该流通市值不到30亿元,属于典型的小市值股票。

交易所监控发现,开立在江苏、浙江、福建等地区的疑似关联账户选取流通市值小、市场关注低、机构持股少的多只股票,短时间内采用连续买入建仓、迅速拉抬股价、随后反向卖出的手法频繁大量买卖,涉嫌操纵市场。

调查工作随即展开。上海善智股权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下称“善智投资”)的两个资管账户最早引起了办案人员的注意。办案人员经过调查后发现,庸恳善智恒翔1号基金、汇富善智一号集合资产管理计划均由善智投资担任投资顾问,即后者是相关私募账户的实际控制人和使用人。马永威作为善智投资的实际控制人被锁定为福达股份的操纵主体。

这只是冰山一角。调查组通过进一步比对后还确认,另有36个个人账户与上述两个私募账户的下单的MAC、IP地址存在高度重合,资金往来形式高度一致,相关交易存在高度趋同。账户组都指向同一个操纵主体——马永威团伙。

在锁定操纵账户组基础上,调查组进一步发现,操纵福达股份的巨量资金背后,有着资金掮客的助推。

长期以来,江浙地区民间资金多,证券业务较为发达,这也为资金掮客提供了土壤。办案人员通过调查发展,该地区无论是出借账户和资金的模式已十分成熟,资金掮客们对于资金和账户风险的把控亦自成体系。

区域资金特色、资金掮客业务成熟,不仅为操纵者带来一定掩护,也为后续布局操纵提供了便利条件。

据办案人员向《财经国家周刊》记者介绍,上述两只私募产品的优先级均由一般投资者认购,并获取固定的收益,马永威则以他人名义认购这两只产品的劣后级,意图获得超额收益。

对于36个个人账户,马永威则是借助善智投资的招牌,通过资金掮客以打入保证金或盈利分成的方式租借江浙闽地区的个人账户,控制个人账户操纵股票。操纵完成后,账户的名义持有人仅收取固定收益作为出借的“补偿”。

在2016年7月5日到7月18日期间涉嫌操纵“福达股份”股票。投入资金量高达2.9亿元,获利2289万余元。

其中,2016年7月5日7月12日,涉案账户以买入为主,拉抬建仓,股价涨幅52%,与同期上证综指相比偏离50个百分点。7月15日到18日,涉案账户组以卖出为主,股价跌幅15%,与同期上证综指相比偏离15个百分点。期间,该股日均交易量是前8个交易日日均交易量的4倍,是后8个交易日的2倍。

10个交易日,获得利2000余万元,可谓“暴利”。有稽查人士进一步介绍说,其采用“底部吸筹,边建仓边拉升”的手法,引诱不明真相的投资者参与交易。3-5个涨停之后,“一字断魂刀”式大规模出货,造成个股暴涨暴跌。

且相比此前市场操纵多以个人为主,福达股份操纵主体的内部架构设计“周密”。相关人员分工明确,分别有专人负责找可出借的账户,找资金,选股、下单,操纵的手法也是很有计划、有组织地进行。

专项行动锁定“恶性操纵”

一起典型的操纵市场案是怎么运作的?首先拉抬阶段在控制的账户之间对倒,伪造交易活跃假象,引导其他投资者跟进,盘中连续高价申买、拉抬股价;

分时走势直接、生硬、波动幅度较大,断层频繁明显,在股价封至涨停的情况下,继续以涨停价大量申买,强化尾盘涨停趋势,诱导其他投资者跟风;

出货阶段通过虚假报单撬动跌停板完成出货,诈骗其它投资者充当“接盘侠”。

但办案人员也向记者坦言,由于涉案人员一 开始采取调查对抗,操纵的电脑定期更换以规避交易留痕,加之操纵主体和账户间的资金周转需要转几道手,且收益结算较为隐匿,以致资金追查和证据固化等工作遇到较大阻力。

此外,账户名义持有人也会选择对稽查办案人员采取回避、不沟通的方式,使得调查工作开展不畅。

为了厘清账户间的资金往来,了解账户的出借模式,调查组在前期交易所大数据筛查基础上,多点联动,通过数据恢复、交易拟合、结合前期掌握的相关证据、快速锁定了善智投资,使得本案有了重要突破点。

据了解,本案调查周期达4个月之久。在调查期间,仅资金追查一项工作,调查组成员们就需要到全国10余个省份调取账户信息和资金往来记录,以进一步完善证据链条。

证监会处罚决定书显示,根据当事人违法行为的事实、性质、情节与社会危害程度,依据《证券法》规定,决定没收马永威、曹勇违法所得2288.85万元,并对马永威处以4577.7万元罚款,对曹勇处以2288.85万元罚款。

打击马永威团伙操纵福达股份案件只是证监稽查打击操纵市场案件的一个开始。针对资本市场上相关机构涉嫌操纵市场行为有所抬头的现况,监管层亦给予了高度关注。

2017年以来,资本市场上又陆续涌现出的成批使用地域特征明显的账户,利用短期资金优势,通过盘中拉抬、封涨停、对倒等多种欺诈手法,在短时间内轮番炒作多只股票的不法团伙。跟风投资者在后期股价下跌期间损失惨重,造成了极坏的示范效应。

4月14日,证监稽查第二批专项执法行动启动,16个案件主要涉嫌炒作次新股和快进快出手法等恶性操纵市场的行为。

证监会相关部门负责人告诉《财经国家周刊》记者,下一步,将继续追究马永威等人涉及的其他操纵市场违法责任,对于市场存在的此类违法犯罪行为,“一律彻查严处”。

证监会亦提醒广大投资者,切莫盲目跟风,切莫出借账户给他人使用,警惕成为操纵市场的受害者,不给违法者可乘之机,维护自己的正当权益。

证据链条在调查期间,仅资金追查一项工作,调查组成员们就需要到全国10余个省份调取账户信息和资金往来记录,以进一步完善证据链条。

上一篇回2017年6月第13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典型操纵市场案是如何发生的